人生修業 高野山

高野山是日本佛教宗派真言宗的總本山,位於和歌山縣,海拔 900 米。港人愛到日本旅遊,但高野山絕非年青人或情侶,甚至家庭外遊的熱門選擇。筆者今年提早從大學畢業,因有感大學並非人生修業之處。雖然年少,又不諳佛學,儘管上山,至少在寺院宿坊體驗返璞歸真的生活,學習在生活中修行,培養一生對追求真理的堅持。

由關西國際機場至高野山,經和歌山大約兩小時。無奈筆者下機已是下午五點(過關時,日本人員看看入境卡上填的寺院宿坊地址,望望護照上的出生年份,以丁點驚訝的目光回應我有限的日語),交通班次不像白天頻繁。我從機場坐 JR 到和歌山,轉線至橋本,再轉乘南海私鐵,已是晚上七時多。日本三月太陽早下山,車外漆黑一片,特別寒冷。坐南海私鐵過了四、五個站,所有下班、放學的日本乘客都已下車,車上又無其他旅客。我向列車的廣播員點點頭,感謝他夜裡在只有一位遲來旅客的列車上仍然盡責。在終點極樂橋站下車,坐纜車上高野山,乘山上巴士到達寺院宿坊,全程都是一車長、一乘客,身寒,但心不冷。

IMG_0843
坐纜車上高野山

借宿寺院一宵 返璞歸真

一般來說,寺院都有嚴格的進食時間和宵禁,訪客辦理入住手續也只是到六點。我的旅程花了三個小時,幸好趕上洗澡(公共泡浴)和關門時間,不至於寒夜裡流浪街頭!寺院僧人甚至問我要不要吃晚飯,因已為我留了飯菜。湯、茶、白飯都是溫熱的,他為我掩上木趟門,由我靜靜在榻榻米上進餐。這一餐是長途跋涉過後,寺院對旅人肚子和心靈最溫暖的照顧。

IMG_0847.JPG
湯、茶、白飯都是溫熱的

寺院歷史悠久,宿坊體現日本傳統建築風格,踏入玄關,經過走廊兩邊的飯廳和廚房,便到了一列客房(和室)。一間間和室圍成一圈,中間是一個小庭院。因為天氣太冷,圍著小庭院的玻璃門緊緊關上。我唯有想像夏天的時候,知己二人可以穿著日式浴衣,坐在小庭院的平台上乘涼、聊天,一定十分寧靜寫意。房間是正宗和室,如日語課本上的描述一樣-榻榻米上有一張矮桌、兩塊坐墊、由「布團」鋪好的床、和紙木窗趟開可賞庭院景色,掩上亦可-只透光,不透影。白天的時候坐在窗邊,著了矮桌布下的暖燈,手裡捧著一杯熱茶,一邊聽著庭院流水淙淙,一邊讀書、寫信,能靜心、能思考、能自省。當起居之所如此接近大自然,室內設施又簡樸基本,我彷彿再也聽不見人類的語言,見不到人類自討煩惱、違和的事物,一切只管隨大自然的規律。

IMG_0864.JPG
我唯有想像夏天的時候,知己二人可以穿著日式浴衣,坐在小庭院的平台上乘涼、聊天,一定十分寧靜寫意。
寧靜的房間.JPG
和紙木窗趟開可賞庭院景色
宿坊入口.JPG
宿坊入口

奧之院表參道

弘法大師空海 43 歲時(弘仁 7 年,816 年)開創了高野山,把心力注入壇上伽藍和金剛峯寺的建造。而奧之院則是他的靈廟,人們相信他的肉身進入長眠,靈魂仍然在此處修行。拜訪奧之院先要踏上一之橋,並走到奧之院表參道的盡頭。信徒相信弘法大師不時會在橋口迎接拜訪者,所以過橋前都會誠心鞠躬。過了一之橋,便是踏入了「淨域」,兩旁古木參天,一千三百棵杉樹高達五十米,幾百年來延綿表參道兩公里。古道兩旁豎立無數有心人獻燈、幾百家戶的墓碑、靈位。多位戰國時代大名和武將亦長眠此處,如武田信玄、武田勝賴、明智光秀、織田信長、豐臣秀吉、本多平八郎和佐久間盛政。

一之橋口.JPG
一之橋

還記得走在表參道上,一時督見左邊深山處有一座小屋,好奇之下踏上較少人行的小樓梯,竟到了上杉謙信靈屋。靈屋前豎了簡介,說明「謙信」法名是他 45 歲時到訪高野山是改的。靈屋簡單、傳統,建於 17 世紀初,1966 年曾修葺過。旁邊一座小空地,是寺院清淨心院的菩提所,背靠古杉樹山丘,又與名將靈屋為鄰,從表參道上看上去不覺顯眼,十分清靜,挺是「寫意」!

上杉謙信靈屋.JPG
上杉謙信靈屋
清淨心院 菩提所.JPG
清淨心院 菩提所

事實上,表參道清風幽幽,綠意悠悠,兩旁雖是無數墓穴,行者全無寒意,只懷著一顆恭敬、誠懇之心。筆者既非虔誠參拜的佛教徒,也非前來掃墓的親屬,只是一個好奇的年輕旅客,漫步表參道上,心靜下來,彷彿可以暫時放低年少的氣盛。路上行人來來往往,路旁前人寧靜長眠,此路上,人人都可想像生與死,亦即佛教所說的因果、輪迴。未至弘法大師御廟,人當下的「靈性」已比在城市煩囂中增進不少,可算是拜訪御廟前最好的心態調節。

IMG_0872.JPG
兩旁雖是無數墓穴,行者全無寒意
IMG_0877.JPG
小菩薩

摩尼宝塔 漆黑中的一分鐘修行

高野山主道路上,一之橋和觀光協會之間有一座摩尼宝塔,牆上漆了對比鮮明的紅白黃色,外形三層八角,遠遠看來十分注目。摩尼宝塔由高野山其中一家寺院宿坊成福院的前住持上田天端大僧正所建,悼念二戰時在緬甸戰死的十九萬將兵。宝塔放置了佛像和歷史圖片、算是對二戰時日本在緬甸一段歷史的記錄。宝塔中間有一條樓梯通往地下室,可是地下室漆黑一片,在上面不可得知地下是甚麼一回事。樓梯口張貼日英告示,寫著:「嘗試與佛結緣吧。沿著扶手,一秒都不要放開,走完一分鐘的修行,覺悟幸福的關鍵走出來」。出於好奇,我下樓梯去,果然一秒都不得放開扶手,才可走完地道。地下室內有甚麼,我還是不在此洩露,有心人自可到訪。只能說,在地下室內的一分鐘看到的、感受到的,需要一些沉澱,才可明瞭。

摩尼宝塔
摩尼宝塔
摩尼宝塔地下室.JPG
摩尼宝塔地下室。「嘗試與佛結緣吧。沿著扶手,一秒都不要放開,走完一分鐘的修行,覺悟幸福的關鍵走出來」

高野山雖是日本佛教聖地,到訪的也有不少歐洲遊客,以法、德國人為主。他們不諳日語,或許不懂佛教,卻對「禪」的意念趨之若鶩。幸好高野山仍未變成「旅遊勝地」,旅客們在這個山上小鎮亦十分自律,寺院宿坊對訪客友善、開明的態度,使我們都有機會體驗返璞歸真、寧靜心靈的生活。筆者回港後,亦開始閱讀有關佛教的歷史和教義,無論最後是否信教,在高野山的幾天的確調節了我的心態,改變了我對人生的一些想法,啟發了我追求身心靈健康。

IMG_0860.JPG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